申请空间
信息标题
没有提示信息
用户登录
页面设置

衡阳市第八中学·云空间

标题

  • 标题
  • 作者
  • 标签
  • 内容

正文

福州试水“大学生保姆”:家教为主家务为辅

2013-09-26 09:09:52
标签: 分类:教育
曾培婷是福建农林大学国际与贸易专业的毕业班学生。她的作息时间与其他同学不同:每天上午7点送10岁男生小陈到福州台江区的一所小学上学,下午5点30分接回。晚上她住在陈家,家里就她和小陈两个人,她还要负责家务并陪伴他读书。
 
“我做的是家庭保姆工作,每个月工资2800元。”曾培婷说,由于小陈的父母目前在国外,她实际上扮演了家长的角色。
 
她的这份工作始于今年7月,当时和她一起上岗的还有54名来自福州各高校的男女大学生。他们接受家政公司有关安全教育、家政技能等方面的免费培训后,成为首批以“家教为主、家务为辅”的暑期“大学生保姆”。
 
曾培婷的雇主对她的表现赞不绝口。“小孩的父母不在家,暑假他就搬到爷爷奶奶家里住。我们原本打算找一个大学生家教帮他辅导功课,没想到小曾不仅可以辅导孩子做作业、玩游戏,还能做一手好菜,帮我们老两口省了不少心。”小陈的爷爷说,新学期开学后,孙子回到了靠近学校的自己家住,就请小曾继续照料他的生活和学习。
 
像这种雇佣双方都满意并续约的情形,在这次暑期“大学生保姆”中属于个例。福州仓山区商人林某找了个女大学生陪小学五年级的儿子过暑假,但效果并不理想。“大学生教小学生,文化水平是足够了,但她不善于和孩子沟通,没办法跟孩子建立信任。”林某抱怨,这个女生性格上比较内向,经常“喜欢一个人玩手机”。
 
福州鼓楼区的雇主刘女士对此也颇有同感。她原想雇个大学生保姆暑假陪儿子玩,潜移默化影响处于启蒙期的孩子,结果不到一个月就提前解除合同。“孩子贪玩不做作业,他竟然在一边干瞪眼,根本没有办法融入孩子的世界。”谈起家务活儿,刘女士更是气不打一处来,“吩咐他去超市买卷心菜,他买回的却是大白菜”。
 
而大学生们也普遍觉得“保姆”这活儿不好干。“孩子已经上五年级了,自我意识很强,一开始对我有抵触心理,不听话,还总跟我作对。”福建工程学院2011级会计学专业的女生邱某说,通过一段时间的适应,孩子才慢慢接受了她,但还谈不上默契。她觉得,最难的就是与孩子和家长的沟通问题。
 
福建农林大学2011级计算机系学生王某是为数不多的男保姆。他的服务对象是个上幼儿园的小男孩,但他却苦于跟小孩子玩不来。再加上他以前很少做家务,对雇主基本帮不上忙,所以感觉也不好。
 
福州市家庭服务业协会会长林桂辉是这次暑期“大学生保姆”的策划组织者。“我们主要是想改变大学生的就业观念,让他们有机会对家政行业有一个切身的体验,可以从兼职到就业再到以后的创业,从而带动家政行业从业人员整体素质的提升。” 林桂辉说,暑期“大学生保姆”只是他们的一个小尝试,出现一些不和谐也属意料之中。他认为,现在的大学生大多数是独生子女,能迈出这一步已属不易。通讯员 郭小玲 本报记者 陈强
阅读( ) | 评论( 0 )
更多